当前位置: 首页 >> 中文版 >> 行业要闻 >> 媒体报道
法制网:律师依法化解矛盾杭州出经验
日期:2018-05-14    阅读:343次

“你就是央视上的那个调解律师吧?”

这是柯直收到的最新版问候语。

柯直是浙江乾衡律师事务所主任,10多年前,因创办中国离婚网,成了网红。

柯直这回再受关注,不仅因他成功调解了一起棘手离婚纠纷,更因为他背后新探索的一项律师调解制度。

2016年,全国首家以律师为主体的专业性调解组织——杭州律谐调解中心成立。两年来,杭州律师以调解中心为平台、各驻法院律师调解工作室为载体,全面参与依法化解矛盾纠纷,已成为促进社会和谐发展的重要力量。

发挥专业优势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坐落在之江路768号,面朝钱塘江,视野广阔。

在中院一楼立案大厅内侧,有一间专门用于调解的律师调解工作室,它也是杭州律谐调解中心驻中院工作站,面积不大,里头电子化办公设备齐全。

去年11月9日,这里迎来了五位杭州律界大咖。他们来此并不是给当事人当代理律师,而是担任调解员。

杭州市律师协会会长沈田丰就是首批上岗的律师调解员之一。

在杭州律协10楼办公室里,沈田丰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谈起律师参与调解事,兴趣盎然。

他回忆说,当天,接过杭州中院立案二庭法官危薇提前筛选好的34个案件基本资料,他结合每位律师调解员的专长和意愿分案,每人分5件至9件不等。随后大家分头翻看案卷,摘录关键内容,一一致电当事人或代理人询问调解意愿。

打罢电话,沈田丰接手了一起货款合同纠纷的调解任务。

一家服饰公司与另一家商贸公司,签订了零售销售协议等三份合同,后因一方存在违约行为诉至法院,一审判决解除协议,由商贸公司返还货款。两公司均不服,上诉至杭州中院……

沈田丰从西南政法学院毕业后,已当了30多年律师,是著名的企业破产重整法律专家。他说:“这个案件有些复杂,这家商贸公司既做代销,又做经销,存在串货情形,涉及多重法律关系,法院虽判明赔偿数额,但退货交割等问题仍没解决,货款金额及给付方式成了双方争议焦点。我站在第三方居中立场,提供了一个法律框架内利益相互兼容的解决方案。”

记者问:“从起初不肯让步、僵持,到差距不断缩小,到最后迅速达成调解协议,有何秘诀?”

沈田丰微微一笑,答道:“原告有律师,被告也有律师。我是此案的第三个律师,但与案件没有利害关系,相对超脱,更有利于从案件中跳出来,为当事人双方寻找彼此都能接受、高效便捷且可信赖的解决路径。”

“在这里关上一扇门,在别处打开一扇窗。”沈田丰打比方说,调解的本质是利益交换,为双方尽力斡旋寻找利益平衡点,运用法律智慧调和分歧,通过法律程序赋予调解结果强制执行力。

回到案件,沈田丰分析了当事人双方在法律上强弱态势,平衡双方心态,就退货交割、支付数额、支付方式、发票开具等问题设计了一揽子调解方案,以确保日后执行无障碍。

2017年11月27日,双方终于达成了调解协议。杭州中院根据调解协议内容,出具了民事调解书,送达至双方当事人。

收到民事调解书,当事人王某特别激动,“从上诉到结案不到20天,足足节省了长达6个月诉讼时间成本,节省了3万多元诉讼费。”

对!依法调解成功,出具调解书的,诉讼费用减半收取。

“最关键是调解不成,当事人可能要打3个官司,还涉及系列执行问题。”沈田丰说:“调解的优势就是在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及不损害第三方利益前提下,可以自行处分私权,既高效,又便捷、灵活。”

在沈田丰看来,律师参与调解前景可观,应当作为新型业务来拓展。因为相较于人民调解,律师调解更具专业性优势,案件范围也可以更为广泛,如民商、医疗、拆迁、买卖、借贷等;律师法律素养高,对案件裁判结果有较好的预见能力;律师调解扮演了代理法官角色,是提升经验水平的最佳实践。

减轻群众诉累

去年5月开始,杭州律谐调解中心先后入驻滨江法院、江干法院、杭州中院和浙江高院工作站试点,并为各个工作站配备专门人员负责调解工作的对接和开展。

4月27日上午9时,记者走进杭州律谐中心驻江干法院工作站,看到调解桌上摆着一盆清新小绿植,墙上挂着飞鹤壁画,现场氛围给人宽松而和气之感觉。

调解律师陈丹和颜悦色,坐在中间,耐心倾听案件当事人小杨诉说。

另一方当事人小郑没到现场,但他的爸爸、妈妈、舅舅坐在桌前,情绪激动,显然有话要说。

听着,记者渐渐捋清了案件原委:90后小杨和小郑原本是同事,今年年初因斗气而引发肢体冲突,小杨被小郑用水果刀砍伤,住院22天,又休息了一个月,便向法院起诉,要求小郑赔偿医疗费、误工费、伙食费、营养费、交通费等各项费用2.8万元。

就在陈丹与小杨一一核对发票时,小郑妈妈按捺不住了,质问道:“你自己说说,我良心怎么样,我儿子关进去了我都没去看,第一时间先去看你。”

小郑爸爸气得站起来:“我们从江西过来,一共来看你6次了,但到现在才是第一次见到你,你兄弟老是说你很严重,不让我们看,就要赔钱……”

“我真不知道你们来看过我,那时我真的在发烧。”小杨轻声回应。

见双方开始出现对抗苗头,陈丹赶紧把他们先分开,进行背靠背调解。

陈丹先做小郑父母工作,她找出最高法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向他们一一说明:“根据法律规定,他的护理费、误工费、伙食费都是有法律依据的。”

“他说多少就是多少?我们也是有律师的,不行把官司打到中院、高院去。”小郑舅舅蹦出了气话。

小杨则一分不让,他说:“我身体伤害是永久性的,正在做伤残鉴定,十级伤残可能评不上,但误工费再算个四五个月应该没问题,如果真的打官司,我要得更多。”

拉锯拉了两个多小时,小郑父母不肯多出,而小杨不肯少要,最后,干脆拿起背包径直离开了调解室。

陈丹拨通小杨电话,想把他叫回来。小杨很倔,快吃午饭时,陈丹第三次打电话给小杨,说:“如果你是我儿子,我觉得这个数字也不多,但你要考虑后续的执行风险问题……”

想不到案件出现戏剧性逆转。看陈丹如此真诚执著,小郑父母用家乡话商量了一番,改变了主意:“大家都不容易,你叫他回来吧,该我们出的肯定不少他。”

这天下午,双方在调解室里签下2.6万元的调解协议。

如果不是头上的银发,完全看不出陈丹的年龄,见案件调解成功了,她高兴地说:“他们老家一个在河南,一个在江西,如果真要在杭州打官司,来回跑,不知道还要耗费多少时间和金钱。”

助解案多人少

杭州律谐调解中心设立了严格的招募准入标准,目前10家法院的专业律师调解队伍,已发展到调解员312名,涵盖民事侵权、婚姻家庭、劳动人事争议、合同纠纷、知识产权纠纷等领域。

这些矛盾冲突和争议纠纷,80%以上属于主要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明确的案件。

有些案件,看似标的额不高,但是调解难度大。

在杭州律谐中心驻滨江法院工作站,律师郭力一天内主持了3起案件调解,其中一起为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一起为拖欠8年的民间借贷纠纷,均顺利结案。

另一起继承纠纷让郭力花费精力最多。

他精心设计了调解方案,走出调解室,陪双方当事人一起去村委会,调取账目清单,当场算清各自应有份额,又陪同当事人去公证处、房屋建管中心办理房产过户相关手续,没想到在手续办理中,隔了个中午,一方当事人反悔了,调解功败垂成。

“调解成功或是失败,很多时候也就是当事人一个想法,一瞬间的事,关键时刻要快刀斩乱麻。”郭力为此自我总结了3条教训,写在笔记本首页,为的是自我提醒,今后调解时多个心眼。

在杭州律协,记者拿到了杭州律谐调解中心的最新成绩单:截止到4月28日,调解中心共收到案件1675件,其中同意调解的660件,已调成332件,未调成的279件,另有49件为调解中,调解成功率为54.42%。

杭州市司法局局长吴声华介绍说,近年来,杭州积极探索律师参与多元矛盾化解,先后探索创造了律师进社区、市法律服务志愿总队、公益律师快线网等服务新项目,律师已成为化解社会矛盾纠纷的一支重要力量。

数据显示,2017年,杭州法院受理案件109万件,比前5年上升67.2%,法院案多人少矛盾越来越突出。

看到越来越多的律师自愿报名加入调解行列,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斯金锦喜上眉梢。他说:“律师参与调解,丰富了法院纠纷解决方式,有效缓解了法院案多人少矛盾,节约了司法资源和诉讼成本。法院对此表示欢迎和支持,期盼随着更多律师加入,人民调解这一‘东方之花’在杭州开放得更艳丽。”



责任编辑:李军委